木瓜追书 > 郭羊传 > 第一百零四章 以退为进

第一百零四章 以退为进


  就在郭羊没日没夜地躲在月牙泉下的地宫修炼时,云台宗与玄阴宗之间的战争突然升级了。
  先是玄阴宗一队十二人的筑基期弟子执行巡逻任务时,遭到伏击,全部被杀。
  为了报复,玄阴宗伏击了云台宗一处营寨,当场击杀了云台宗筑基期弟子八人,炼气期弟子十一人。
  云台宗派了一名金丹期长老交涉,矢口否认伏击玄阴宗的十二名筑基期之事。反过来,云台宗质问玄阴宗,为何偷袭那些低阶弟子?
  两派金丹期高层吵吵嚷嚷大半年,最后,谈判破裂,战争又一次爆发了。
  雍州城,一处庄园里,左使大人紧急召见了冷如烟。
  “小真侄女,发生了什么事,这么着急的把我召来?”冷如烟皱眉问道。
  “打扰了冷伯伯的清修,甚是过意不去。不过,此事颇为紧急,还请冷伯伯见谅!”左使大人微微欠身,施了一礼,说道。
  “先说事吧。是因为与云台宗之间的战争吧?”冷如烟问道。
  “正是。前线吃紧,我这边长生堂的压力太大了,刚刚打开的一点局面,再一次遭受重创。长生堂的财务报表显示,近三个月来,入不敷出的情况很严重。”
  左使大人黑纱遮面,看不见其神情,但语气间的焦灼则很明显。
  “经营正常吗?一般来说,战事一起,首先受到冲击的便是经营,不少小型修真门派为了避嫌,临时取消订单是很正常的。”冷如烟淡淡的说道。
  “侄女担心的便是这件事。与云台宗第二次爆发战争后,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大量的订单被取消。”左使大人说道。
  冷如烟沉吟不语。
  面对这样的情况,曾经主事内务殿多年的冷如烟也明白,除非战争短时间内结束,否则,根本就无法解决。
  “郭小虎呢?那小子应该有办法吧?”冷如烟皱眉说道。
  “还说呢,给他连发三道传音符,竟杳无音信!”左使大人有些恼意的说道。
  “怎么,那小子不会是开溜了吧?”冷如烟说道。
  “不会的。他是苦修之士,应该是在闭关中。”左使大人淡淡的说道,却难掩那抹恼意。
  “小真侄女,看来你还真是了解那姓郭的小子呢!”冷如烟颇有深意的望着左使大人,说道。
  左使大人一顿,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垂首看着池塘里的那几条鱼,正在莲叶间游来游去。
  ……
  郭羊秘密回到了雍州城。
  左使大人连发三道传音符,说明情况定然颇为紧急。

  “他娘的,你们攻打我们云台宗,还得让我想办法给解决前线消耗的问题!”郭羊坐在藤椅上,咬牙切齿的说道。
  不过,思量再三,郭羊还是给陈渡发了一道传音符。
  本来,郭羊因为蕴养小灰剑,被吞噬了一小半灵力,境界跌落到筑基初期,他恨不得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修炼上。
  但冷静一想,暂时还不能暴露身份,说不得,只好继续敷衍一二了。
  陈渡很快就来了,看得出来,他最近的日子不好过。
  “堂主,您终于来了。来了就好,来了就好!”陈渡顾不上寒暄,一进门就说道。
  郭羊冷眼看着陈渡,良久没有说话。
  陈渡被郭羊看得手脚发冷,浑身难受。
  “堂主……”陈渡一开口,竟发现自己的口里有些干涩。
  “不用说了,我这里准备了一个紧急预案,你去执行吧。我去找一趟左使大人。”郭羊说着话,手一翻,一页纸平稳地飞向陈渡。
  陈渡接过那页纸,迫不及待的展开细读。
  “这样……也行?”片刻后,陈渡抬头问道,满脸疑惑。
  “你去执行吧。”郭羊面无表情地说道。
  陈渡还要说什么,看见郭羊的神情,不禁一惊,连忙告辞而去。
  郭羊在藤椅上又坐了一盏茶功夫,暗自叹了口气,起身向左使大人的庄园而去。
  左使大人早就接到了陈渡的密报,所以,当郭羊出现时,并未显露任何情绪。
  “郭先生,若非事情实在有些棘手,真不该打扰你的清修。”左使大人淡然说道。
  “是属下的修炼出了点岔子。所以,闭关的。尚请左使大人见谅。”郭羊抱拳说道。
  左使大人早就注意到郭羊的修为跌落到筑基初期了,不禁有些歉意地说道:“郭先生,是我鲁莽了。”
  “是属下一时不慎,差点走火入魔,幸好发现及时,才没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倒是让左使大人挂记了。”郭羊说道。
  “那就好。修炼之事,不可有丝毫大意,也不能太过突飞猛进。郭先生在修炼上需要什么,尽管开口。”左使大人说道。
  “烦劳左使大人了,属下的确是大意了。若说修炼上的需要,属下还真有求于左使大人。”郭羊恭敬地说道。
  “郭先生请讲。”左使大人说道。
  “属下这次走火入魔,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修炼速度太快,造成境界不稳定。事后,属下反复参详《玄阴功》,发现此功法偏重太阴一脉,修炼有成时,固然威力巨大。但随着修炼日深,属下发现,此功法对五脏六腑皆有损伤。”
  郭羊继续说道:“也可能是属下的修炼方法不对,又急于求成,所以造成了五脏六腑共损同伤的结果。属下料想,此功法初期修炼似乎无任何不妥,但进入第三层后,好像缺了一部分,致使大量太阴之气无法调和。为此,属下差点走火入魔。”
  左使大人安静地听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左使大人,若您有什么化解之法,还望不吝赐教。”郭羊在此抱拳施礼说道。
  “这《玄阴功》乃宗门诸法之基,其中玄妙,我也是一知半解。不过,你说的这种情况,也曾出现过。”左使大人沉吟着说道,似有什么事难以决断。
  “别人都是如何解决的?”郭羊问道。
  左使大人沉默了一会儿,没有直接回答郭羊的问题:“郭先生,长生堂的经营又出现了僵局,你看该如何解决?”
  郭羊心中腹诽,这左使大人明明已经得到陈渡的密报了,还在这里假装不知。
  郭羊脸色不变,淡然说道:“我已经交代陈渡去执行了。经营上的小事,都是举手之劳,所以便没有请示左使大人。”
  “那就烦劳郭先生了。”左使大人说道。
  “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属下这就告辞。”郭羊察言观色,心中明白这左使大人对于解决《玄阴功》的修炼弊端定然知晓,但此刻吞吞吐吐的,似有什么顾虑难以决断,便干脆以退为进地起身告辞。
  左使大人微微一愣。
  她没料到这个“郭小虎”竟然不再追问修炼上的事,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但凡修真者,遇到难以索解处,往往会不计后果地去探寻解决之道,毕竟,修炼之事还是颇为惊险的,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走火入魔,万劫不复。。
  “郭先生,等等。”左使大人开口说道。
  郭羊停下脚步,回转身子,抱拳躬身问道:“左使大人还有什么吩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