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追书 > 一叶倾城,天才太子妃 > 第二百零三章 全本完 8000+

第二百零三章 全本完 8000+

    宁延滨以为永远也听不到这句话,没想到,他还能听到这句话。(◥◣看最◢◤新章节请上^^看お閣wWw.kаΝSΗuge.СoM)
  
      他欣喜若狂,任何形容词都无法形容他此刻的心情。
  
      “娅娅,你能不能,再说一遍?”宁延滨的心在沉浮,仍无法感受到这句话的真实性,必须要再三确定,他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峻。
  
      这一次,洛娅不再羞赧,俯身靠在他的怀里鲫。
  
      “宁延滨,我爱你!”
  
      宁延滨双手紧张的搂紧了洛娅的身体,鼻尖竟有一点点酸涩。
  
      他等这一天,等的太久了,但是,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娅娅,我也爱你,对不起,以前让你受委屈了!”宁延滨自责的说着,在这之前,他一心以为自己爱的是蓝青城,也因此伤害、委屈了洛娅,甚至造成了她失踪了四年。
  
      洛娅却笑了。
  
      “没有以前的委屈,哪有现在的幸福,如果不是当初你强行要娶我,我们两个也不会走到现在。”
  
      “可是,你也受伤了这么多年。”难以想象她这四年是怎么过的。
  
      差点被人侮辱,又为了生计劳累奔波,女人是该被呵护宠爱的,不该像她这样屈辱受罪。
  
      他在她生命里缺失的那四年,是他最心疼的地方。
  
      每每想到此,他的心就像被针扎一样的痛。
  
      “现在不是都已经过去了吗?只要以后是幸福的,就算以前受过再多的伤,再多的委屈,都是值得的。”

  
      宁延滨双手更加搂紧了洛娅,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许诺道:“以后我一定会补偿以前亏欠你的所有。”
  
      洛娅在他的怀里嘟囔了一句:“你以后是不是真的不会再选妃了?”
  
      这是洛娅最担心的问题。
  
      起初,宁延滨并没有听清洛娅的话。
  
      “你说什么?”宁延滨皱眉又问了一声。
  
      洛娅的声音现小了几分:“你以后是不是真的不会再选妃了?”
  
      “你到底说的什么?”宁延滨听不到她的话,心里很是着急,想知道她到底说的是什么。
  
      连续两遍他都没有听清,洛娅也恼了,突然抬头大声问:“我是问你,你以后是不是真的不再选妃了?”
  
      虽然两人已经互相告白过,但是,这个问题也很重要,关系他们是不是能真正的在一起。
  
      她的心很小,只能装下一个人,当然了,也希望对方的心里只能装下她一个人,如果不能够是这种唯一,她还是无法跟他在一起。
  
      这一次,宁延滨总算听到了她说的是什么。
  
      温和的俊容上染上了几分笑意,展臂将她重新拉进怀里:“当然了,只要有你在,我不需要其他的女人。”
  
      “可是,你不想要的话,那些想要奉承的大臣,及周边小国的国主也会送给你的。”既然已经说了,不如把话一股脑的说完。
  
      “唔,这倒是这个问题。”宁延滨沉吟了一声,似乎在思索。
  
      而洛娅的脸已经黑了下去:“就说吧,你说以后只会有我一个人,还是假话,你根本就……”
  
      宁延滨低头看着她生气的脸,将她眸底的醋意全部看进心里,嘴角是收不住的愉悦弧度。
  
      “娅娅,你是在吃醋吗?”
  
      “谁吃醋了。”洛娅忽然惊觉自己的话极暧昧,心惊的赶紧脱口反驳。
  
      反驳的越快,越是代表了‘此地无银三百两’。
  
      宁延滨呵呵的笑了,低沉的笑声,透过胸膛传进洛娅的耳中,带着一阵阵的酥麻,不禁让洛娅一下红了脸。
  
      末了,洛娅知晓自己骗不过他,便红着脸承认:“好啦,我承认就是了,我就是吃醋,万一你将来有拒绝不掉的……”
  
      “你放心吧,我既然已经决定此生只要你一个人,就万不会再要其他的女人。”宁延滨望着洛娅的脸郑重的许诺:“若是我会再娶其他女人的话,就让我天打雷……”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洛娅已经心急的用小手捂住了他的嘴巴,阻止他说出更毒的话来。
  
      “你不要再说了
  
      ,我相信你就是了。”洛娅焦包的道。
  
      宁延滨含笑的握住她的小手,低头在她柔嫩的掌心落下一吻,那一吻像羽毛拂过她的掌心般,痒痒的,那股痒也痒进了心里。
  
      她知道,她已经将他放进了心里,以后,怕是也拿不出了。
  
      “以后,我们一家三口,未来可能会是一家四口或是一家五口,就这样一直幸福的生活下去。”宁延滨说着心中希冀的未来。
  
      洛娅放松的倚在他怀里。
  
      “会的,我们一定会的。”
  
      本来,宁延滨离朝,将政事交给了钟子轩,如今,钟子轩也跑来了耀世王朝,整个耀世王朝群龙无首,早前,洛娅就已经在担心宁延滨不在,大夏国的朝廷会大乱。
  
      现在她已经与宁延滨重修就好,她迫不及待马上跟宁延滨回大夏国。
  
      至于米亚布庄,洛娅便将它送给了小刘,小刘说,要帮她代管,她才是米亚布庄永远的主人。
  
      反倒是宁延滨一点儿也不担心的样子。
  
      虽然如此,宁延滨和洛娅还是决定在第二天一早就回大夏国。
  
      蓝青城等人想要挽留他们多住几日,但见挽留不住,只得祝福他们,而包子也依依不舍的跟小米粉道别。
  
      不过,小米粉不似包子那般早熟,不管包子说什么,小米粉都只是冲他傻笑着,根本就不明白包子突然啰嗦那么多做什么。
  
      等包子说完了,小米粉只记得包子对她说:等长大之后,如果你能一眼认出我,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秘密?
  
      什么秘密?
  
      随后,她就被娘亲抱在怀里,跟着亲爹一起上了马车,看着包子等人的身影在眼前越变越小。
  
      宁延滨和洛娅他们走了,蓝青城很是伤感,夜曦搂着蓝青城的腰,温声在她耳边低声道:“我们只是暂时分开而已,以后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蓝青城靠在夜曦的肩头点头:“嗯,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
  
      包子双手负在身后,遥望马车离开的方向:“对,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
  
      春走夏去,迎来了金秋十月。
  
      十月是收获的季节,大夏国各处的州、郡,纷纷向皇宫送来了丰收的喜讯。
  
      接到丰收的喜讯,宁延滨龙颜大悦。
  
      民丰才能国富,国富才能兵强,兵强才能国家兴旺,宁延滨下了早朝之后,先直接去了御书房。
  
      往常,洛娅都会在御书房里等他下朝,陪他一起批阅奏折。
  
      他批阅的时候,她就整理整理书房,但是,她并不参与议政和批阅奏折,后妃议政,这是朝廷大忌。
  
      虽说宁延滨不在乎这些,但是,洛娅也不想让他为难,所以,她只是在御书房里处理一些杂事,让他可以无后顾之忧。
  
      就因为洛娅的不过问政事,那些大臣们原本对她独宠的微词才小了些。
  
      然,宁延滨才刚刚回到御书房,把今早听到的喜讯分享给洛娅知晓,却发现,御书房内空无一人。
  
      早朝他去早朝之前,洛娅才说过,今天是特殊的日子,会在御书房等着他下早朝的。
  
      这会儿她却消失的不见踪影,不免让宁延滨心中疑惑。
  
      她可能只是去哪里玩儿了吧?宁延滨心里这样想着,不过,洛娅向来守约,就算不在,也会让人提前告知。
  
      御书房内并没有她留下的书信,宁延滨走到御书房外。
  
      “皇后今天有没有来过御书房?”
  
      御书房外的守卫,恭敬的低头答:“回皇上,皇上娘娘来过,不过,只在御书房内待了一会儿就走了。”
  
      “来过了?她有没有留下什么话?”宁延滨又问。
  
      守卫摇头。
  
      “皇后娘娘走时匆忙,没有留下任何话。”
  
      走时匆忙?也没有留下任何话,是什么事让她这么匆忙?
  
      突然想到了什么,宁延滨不再追问守
  
      卫,迅速回到御书房内,走到了御案前,看着御案上摆着的奏折。
  
      其中有一份折子是打开的,明显可见那折子是在被人收拾的时候,不小心打开的。
  
      可是,这折子并没有再重新放回去,而是以一种凌乱的方式随意的放在了御案上。
  
      看到那份折子,宁延滨的脸色倏变。
  
      那份折子是早上刚送来的,是一个郡王送来的,原来,那郡王有一女,郡王有意要将自己的女儿嫁给宁延滨为妃,并且,已经让女儿出发来都城,不日将到。
  
      这半年来,宁延滨和洛娅二人恩爱有加,朝堂上曾有人多次跟他提过要选妃,或是将自己的女儿嫁进宫中。
  
      但是,都被宁延滨给拒绝了。
  
      这一次,郡王来了个先斩后奏,并把自己的女儿送自送往皇宫来,这一举动,无疑刺激了洛娅。
  
      宁延滨心里暗叫了一声不好。
  
      回想起守卫说过的话,洛娅是来过之后,不一会儿就出去的,所以,她应当是看过了这份奏折才会出去的。
  
      丢下手里的奏折,宁延滨沉着脸举步出门:“皇后从御书房出去后,是往哪个方向去的?”
  
      忽见宁延滨面色冷厉,守卫心中咯噔一下,恭敬的指了一个方向:“是往那边去了。”
  
      宁延滨二话不说的往那个方向走去。
  
      在路上的时候,宁延滨心里一直在想着,如果见到洛娅的话,应该要怎样跟她解释。
  
      守卫所指的方向,是暖阁的方向。
  
      到了暖阁之后,暖阁外在几名宫女守着。
  
      眼看宁延滨走过来,几名宫女对视了一眼,同时上前将宁延滨拦住。
  
      “皇上,您不能进去!”其中一名宫女格外大声的喊着。
  
      看来,洛娅是生气了,否则,不会躲在暖阁里,还让一众宫女拦着不让他进去。
  
      “让开,这是圣旨!”宁延滨阴沉着脸喝斥,没有了往日那温润的表情,他的脸格外凌厉、吓人。
  
      几名宫女对视了一眼,最终还是默默的让开了一条路,让宁延滨可以进去。
  
      得了空,宁延滨迫不及待的从那些宫女的中间穿过,眼睛也懒的瞅她们一眼,直接往暖阁里走进去。
  
      十月的天气,已经有几分凉,暖阁里却是暖意融融。
  
      刚进去,一团小肉球般的小东西跑了过来,宁延滨张臂迎接那团小肉球,宠溺的把她抱了起来。
  
      把小米粉抱起来后,宁延滨在小米粉的脸上亲了一下,这才看到小米粉的脸似被染成了一个大花猫。
  
      “朕的宝贝灵兰公主小米粉,你的脸是怎么回事?”嗅了一下,她脸上那一道道黑色的东西,有浓浓默渍的味道。
  
      “娘亲刚刚在教我练字,这是我刚刚写的。”小米粉那双白嫩的小手,捧着一张脸在宁延滨面前:“这是我写的。”
  
      灵兰两个字,歪七扭八的出现在洁白的纸上,纸上还有不少沾了墨的指印,只从那些指印,就可看出小米粉写字时的姿势如何。
  
      宁延滨愉悦的眉梢上扬。
  
      “不错,有进步。”比上次的乱涂乱画,已经进步许多了。
  
      “太好了。”被夸了,小米粉高兴的手舞足蹈:“下次,我就学写爹爹和娘亲的名字。”
  
      听她说完,宁延滨的眉头轻皱:“你娘亲在哪里?”
  
      小米粉染了墨的手在亲爹的龙袍上摸了两把,在上面留下了两个指印在满意的说:“娘亲在里面,娘亲说她要写休书,爹爹,休书是什么?”
  
      休书?
  
      宁延滨满头冷汗。
  
      看来她气的不轻。
  
      想了想,宁延滨把小米粉交给门外的宫女:“你们带灵兰公主去御花园玩。”
  
      “爹爹不去吗?”小米粉不满的鼓起了双腮:“爹爹你上次说要陪我的!”
  
      “小米粉乖~~”宁延滨摸摸小米粉柔软的发:“今天下午爹爹一定陪你玩儿,好不好?”
  
      小米粉这才绽开知颜,小脑袋用力的点了点:“好,
  
      爹爹,这可是你答应的哦,不许耍赖。”
  
      小米粉这才满意的跟着宫女离开。
  
      为了保证小米粉的安全,宁延滨以眼神示意屋顶的暗卫紧跟上去。
  
      枝头一动,两道黑影已经迅速移到了御花园附近的屋顶。
  
      把小米粉哄走了,宁延滨才得以有时间去见洛娅。
  
      暖阁里轻纱摇曳,四处弥漫着梅花的香气,闻着那香气,只觉怡人的紧。
  
      穿过层层纱幔,宁延滨找到了正在暖阁书房里伏案书写着什么的某人。
  
      累赘的明黄色华丽凤袍,被随意的搁在了桌子上,凤袍的一角垂在地上,已经沾染了许多灰尘。
  
      宁延滨轻脚的走过去,将凤袍拿起来,弹了弹衣角的灰尘,再将那凤袍披在某人的肩上。
  
      正在写着些什么的洛娅,感觉到肩头一沉,因头便发现了身后的宁延滨。
  
      “你来了?”洛娅稍一回头,她额头上的凤冠便随之轻摆,栩栩如生的凤凰似要在她的头顶展翅欲飞。
  
      “在写什么?”宁延滨温柔的问,心里依旧紧张,因为小米粉之前说的那句话。
  
      他说洛娅在写休书。
  
      低头看了一眼,她写了满纸他的名字。
  
      洛娅的脸色微红,双手捧着那张纸,就将纸塞到了桌子旁的抽屉里。
  
      “你已经下早朝了?”看着窗外的天色还早:“今天怎么这么早?”
  
      “嗯,事情少,所以就提前下了早朝。”宁延滨顿了一下才道:“你今天是不是去过御书房了?”
  
      洛娅点头:“去过了。”
  
      宁延滨紧张的问:“所以,你看到那份奏折了,是不是?”
  
      洛娅依然点头,她笑吟吟的说:“那位郡王的女儿,我曾经听说过她的名字,是大夏国内数一数二的大美人呢。”
  
      看她在笑,宁延滨的眉头皱的更紧。
  
      “娅娅,那份奏折,我也是刚刚才看到,所以……”
  
      洛娅‘噗哧’一笑:“那奏折是早晨刚送来的,送来的时候你还在上早朝,我当然知道了。”
  
      “那你……”他狐疑的看着她美丽的笑脸。
  
      “哦,你说我原本与你约好在御书房见的是吧,我是突然想到有些事,所以就先行离开一步,准备一会儿再去御书房找你的。”洛娅说的一脸坦白。
  
      但是,她没有说实话。
  
      宁延滨直勾勾的盯着洛娅的眼睛。
  
      被他迫人的目光盯住,洛娅心虚的移开眼睛。
  
      末了,她不得不开口说实话:“好吧,我承认,我看到那个折子,有点不舒服,因为不确定你是否坚定,所以,就从御书房里逃了出来,但是,我现在已经想通了。”
  
      她抱住宁延滨的腰,小脸埋在他怀里:“我知道你一直宠我、爱我,是我自己小心眼想多了,知道你一定会将这件事情处理的很好。”
  
      宁延滨戏弄的看她略有些紧张的小脸:“那你觉得,我应该怎样处理这件事呢?”
  
      “你想怎么处理,那是你的事,你不需要问我!”洛娅愤愤的别过头去。
  
      心底里微微恼着。
  
      他这么说,难道是他想留那位郡王千金不成?
  
      宁延滨随手打开洛娅刚刚打开的那个抽屉,最上方是洛娅刚才写的满纸他的名字。
  
      在那纸下还有一张。
  
      洛娅反应了过来,惊的,赶紧用手捂住那张纸,不想让宁延滨看到纸上的内容。
  
      但,还是迟了。
  
      宁延滨更快的将那张纸抽了出来。
  
      上面写着休书两个字。
  
      宁延滨的脸略沉,待看完休书的内容之后,宁延滨的脸色转好了几分,又不禁动容的笑了。
  
      “这个休书是……”
  
      “是我帮你写的,休了那位郡王的千金!”洛娅红着脸把休书抢了过来,她知道自己这样做很不贤良淑德
  
      她早就说过了嘛,她的心很小,装不下其他人,也不允许自己的男人心里装着别的女人。
  
      宁延滨哭笑不得的说:“我都没有说要娶人家。”
  
      “有备无患嘛!”洛娅一本正经的指着休书中间的空白处:“这里名字我是空着的,这次如果用不到,就留着下次用嘛。”
  
      这一次,宁延滨更加哭笑不得。
  
      随手把休书丢到一旁:“我说过的,这个我用不到。”
  
      然后,宁延滨怀里抱着洛娅,当着她的面抽了一张纸铺在桌上,拿起毛笔,笔尖吸饱了墨水,在砚台上轻划了两下,笔尖落在了纸上。
  
      宁延滨写字的速度很快。
  
      行云流水般的动作之后,一道圣旨一气喝成。
  
      宁延滨是当着洛娅的面写的,所以,洛娅将那圣旨上的每一个字都看了去,等他写完后,洛娅惊讶的眨了眨眼。
  
      “你这是……”
  
      “最近刚刚新升上来一位文武双全的状元,长的一表人才,尚未娶亲,也未订人家,配那位郡王的千金正合适。”
  
      洛娅心里高兴,却也担忧:“这样能行吗?”
  
      “如果我连这点决定权都没有,就妄为大夏皇帝了。”
  
      “在他们的眼里,我肯定已经被骂成红颜祸水了吧?”洛娅叹气道,可以想象她以后的生活,一定有许多人在背后骂她,骂她迷惑了大夏皇帝。
  
      “你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宁延滨捏了一把她的脸颊:“怎么样?你今天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不知是什么重要的事呢?”
  
      洛娅神秘兮兮的眨眼眨眼,扑进宁延滨的怀里,闷声说着:“我有了。”
  
      声音太小,又有杂音,宁延滨没有听清楚,所以又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洛娅笑着比刚刚大了些声音:“我说,我有了。”
  
      “有了?有什么了?”宁延滨一头雾水,一时弄不清洛娅说的是什么意思,才刚说了一句,宁延滨蓦然睁大了双眼,双手紧张的握住洛娅的肩膀,眼睛死死的盯住洛娅的眼睛:“你刚刚说什么?你有了?有孩子了?”
  
      洛娅白了他一眼:“不然你以为我有什么了?有病吗?”
  
      “当然不是。”宁延滨如傻子般的笑了,一把抱起洛娅高兴的在原地转了两个圈,直转的洛娅喊头晕他才停了下来。
  
      把洛娅放在地上,宁延滨依然高兴的嘴巴合不拢。
  
      “看把你高兴的。”洛娅看到他高兴,心情也格外愉悦。
  
      “那当然了,这可是我们两个的第二个孩子。”宁延滨宝贝般的把洛娅放在椅子上,紧张兮兮的说:“对了,你现在有了孩子,不能做太过激的动作,以后呢,你就天天待在房间里,有什么需要,尽管让手下人去做,你什么都不要做。”
  
      洛娅‘噗哧’一笑。
  
      “天天躺在床上不动的,那是病人,我只是有了身孕而已,又不是生病了,哪那么娇贵,再说了,之前我已经咨询过姚姑娘了,姚姑娘说,有孕期间,不能天天躺着,那样才不利身体的健康。”
  
      “那你的活动范围,不能超过后宫!”宁延滨开始规范洛娅的活动范围。
  
      洛娅的眉尖蹙紧,立刻表达了她的不满:“什么?活动范围不能超过后宫?这根本就不是休养,是软禁吧?”
  
      “这怎么能是软禁呢?这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宁延滨担心不已的说:“你现在的身份固然是皇后,可是,朝廷毕竟纷乱,我的身份,并不是能保护你的东西,反而会让你随时处在危险之中,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尽量缩小活动范围。”
  
      知道宁延滨是担心自己,洛娅的心软了下来。
  
      “你放心吧,我会保护好我自己的,既然我选择跟你来到大夏国,站在你的身边,我就想过会面对这一切,再说了,你也要相信我有能力保护我自己。”
  
      “过去,你独自一个人带小米粉的时候,我没有在你身边,没有办法保护你,我差点因此失去你和小米粉,我不想再重蹈覆辙第二次。”
  
      在宁延滨和洛娅二人你侬我侬的时候,突然两个人影出现,打断了二人。
  
      “如果有
  
      我们二人保护皇后的话呢?”
  
      宁延滨和洛娅二人抬头,看到姚忆薇和钟子轩夫妻俩出现,在姚忆薇的怀里,抱着刚刚满月的女儿。
  
      宁延滨和洛娅二人对视了一眼。
  
      “你们两个?”
  
      “怎么,不可以吗?”
  
      “可以,当然可以,那就再好不过了。”有钟子轩和姚忆薇这两个药毒神医在,简直没有更好了。
  
      九个月后
  
      产房外
  
      宁延滨焦虑的在房门外不停的来回踱步,整整三个时辰过去了,产房内,洛娅依然疼的叫个不停,却一点儿也没有要生出来的迹象。
  
      钟子轩一边抱着自家女儿,一边安慰着宁延滨,一边等待着。
  
      终于,产房内,传来了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宁延滨迫不及待的奔了进去。
  
      刚进去,恰好看到姚忆薇将刚出生的孩子包好。
  
      宁延滨没有来得及去看孩子,一个箭步奔到洛娅的床边,紧握早已虚弱不堪的洛娅的手。
  
      “娅娅,你辛苦了。”
  
      洛娅冲他露出了一个苍白又开心的笑容。
  
      姚忆薇喜滋滋的将两个襁褓放在洛娅的枕边:“双生子,右边的是哥哥,左边的是弟弟,别记错了哦。”
  
      宁延滨惊讶的合不拢嘴,居然是两个儿子。
  
      “娅娅,快看,咱们的儿子。”
  
      二人相视一笑。
  
      姚忆薇马上挤了过来:“正好是双生子,我家的是女儿,前几个月,主子和夜曦也生了个女儿,太好了,正好够分,以后我们三家联姻吧!”
  
      宁延滨黑着脸立马拒绝:“我拒绝。”
  
      “别这样嘛,联姻吧,联姻吧!”
  
      “不行!”
  
      吵闹在继续,幸福不止。
  
      ---题外话---本文正式结文了,亲们移步新文撒,http:a/1147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