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混沌天帝诀 > 第3423章 天道邪魔!背刺一刀!

第3423章 天道邪魔!背刺一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还有什么遗言,赶紧交代吧?”
  
  水长东负手而立,以上位者一般的姿态,一步步走向凌峰。
  
  每向前靠近一步,周围的空气,便森寒一分。
  
  等到他距离凌峰只有三十步之外的时候,整个世界,都仿佛已经被冰霜冻结起来。
  
  巡天冰族,最擅长的自然是冰系法则。
  
  水长东身为水氏一脉的嫡系后裔,虽然并非是族内最为天赋出众的弟子,但只凭他先天的血脉优势,就已经超越了太多太多的天才。
  
  更何况,他可是一名实打实的道果境仙君,凝聚了足足八枚道果!
  
  而以他的天赋,凝聚九果晋升仙尊之境,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他的实力,恐怕绝不会比御风仙君逊色多少。
  
  凌峰面沉如水,难道这么快,就要用掉孟婆给自己的第二道保命机会么?
  
  须知孟婆留在他体内的一缕神念,只能出手三次而已。
  
  之前在天墉城的时候,自己不清楚状况,稀里糊涂就用掉了一次。
  
  如今,再用掉一次的话,也就只剩下最后一个机会了。
  
  要知道,自己自从晋升仙域以来,这还是第二次离开天执。
  
  平均一次用掉一张保命符,是不是奢侈了一些。
  
  但眼下看来,小命要紧!
  
  凌峰咬紧牙关,此刻,他的天子之眼,灼烫无比,正是要重现光明,彻底恢复的关键时刻。
  
  甚至于,他都无法分心出来,主动召唤孟婆的那一缕神念。
  
  否则,稍有分心,只怕前功尽弃!
  
  看来,还得硬抗对方一击,等着孟婆的那一缕神念,主动出来救援了。
  
  虽然对方实力强悍,但硬扛下一击的话,凌峰还是有一定把握的。
  
  “不说话?”
  
  水长东脸上挂起阴冷的笑容,“看来你的伤势很重呢,也罢,本少一向乐于助人,就送你一程,助你早登极乐!”
  
  凌峰额头上,汗水密布,一颗颗豆大的汗珠,沿着面颊滑落下来。
  
  尽管周围的温度几乎已经降低到了冰点,透着一股寒彻骨髓的冷意,但凌峰的汗水,却依旧止不住的往外冒。
  
  他的头顶上,一道白气蒸腾而起,正是三花聚顶之相。
  
  只差一步,就能彻底恢复。
  
  “铮!”
  
  剑鸣涌动,自水长东袖中滑落一柄蓝芒闪烁的玄冰之剑。
  
  “向来只是听说过天道一族,如今竟然让本少见到个活的。”
  
  水长东玩味的看着凌峰,眸中闪过一丝轻蔑之色,“只听说天道一族如何如何了得,上古诸魔之战后,巡天五族,联合仙域万族,才终于将天道邪魔诛杀,如今看来,却也不过如此!”
  
  天道邪魔?
  
  凌峰紧了紧拳头,果然,历史都是由胜利者所书写的。
  
  明明是巡天一族,背叛昔日的主子,篡主夺位,居然被谱写成了大义凛然的诛杀邪魔的赞歌?
  
  如此歪曲历史,美化自身,好一个巡天!
  
  凌峰咬紧牙关,心绪稍乱,体内一股逆流便涌动起来,他心中已经,连忙压制住自己的杂念。
  
  “今日,就让本少斩妖除魔,将你这天道余孽,彻底抹杀!”
  
  水长东眸中闪过一丝狂热之色。
  
  要是自己把这个天道余孽的人头提回去,岂不是立下大功,说不定,澔沧仙帝也会破格收自己为亲传弟子!
  
  想到这里,水长东更是喜不自胜。
  
  他的目光,如同鹰隼一般盯住凌峰。
  
  莫说凌峰身受重伤,就算是巅峰全盛时期,只凭他区区一个初入符篆境的蝼蚁,在自己手中,根本走不过一招!
  
  “凌峰小子,快跑!”
  
  就在此时,一声咆哮远远传来,竟是被水长东一脚踢飞的贱驴,又怒气腾腾的杀了个回马枪,嘶吼着扑了过来。
  
  虽然平时一遇到危险,这家伙跑得比兔子还快。
  
  但是到了生死关头,他却并没有选择直接抛弃凌峰,而是誓死护主。
  
  这也是为什么凌峰会一再忍让贱驴,惯着贱驴那贪婪无耻的毛病的原因。
  
  因为在贱驴的内心深处,对自己是绝对的忠诚,也绝不会背叛自己!
  
  只凭这一点,就足够了。
  
  但这一次,贱驴实在是太冲动了。
  
  只凭他的力量,岂不是白白送死?
  
  “啧啧,好一头护主的妖兽!”
  
  水长东冷然一笑,微微抬起手掌,“那么,本公子就先送你下去,免得你的主子,在黄泉路上孤单!”
  
  “放你妈的狗屁,本神兽是神兽!神兽你懂么!”
  
  贱驴浑身涌动着黑色的妖气,双眸仿佛染上一层鲜血一般,似乎亦是抱上了必死的决心。
  
  水长东冷冷一笑,神兽向着前方虚抓一下。
  
  一瞬间,就看到一只巨大的冰封大手,将贱驴的身躯,死死握在掌心之中。
  
  只消他动一动念头,杀死贱驴,就宛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贱驴!噗——”
  
  眼看贱驴陷入死亡威胁,凌峰终于按捺不住,猛然站起,一口逆血,也随之狂喷而出。
  
  但也在怒急之下,凌峰终于打通了双眸的最后一处血脉,恢复了光明。
  
  他死死握紧拳头,目眦欲裂,死死盯住水长东,发出歇斯底里的怒吼:“放——了——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