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庶难为妾 > 番外八 结局章

番外八 结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锦用萱娘教的这一招,把京东路的官员重新洗了一次牌,为辽东修建长城筹集了近百万贯铜钱的巨资,也不枉这一趟江南之行了。

    一路上走走停停的,到达姑苏时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由于李锦在山东整的动静不小,江南路的官员也听到了皇帝微服出巡的消息,故而,李锦一行刚到姑苏码头,江南路节度使和姑苏地方官员就大部分知道了,赶到码头来迎接了。

    同时到码头来的还有殷家的人。

    李锦征求了一下萱娘的意见,李锦一行住进了殷家,这也是萱娘的意思,既然地方官员已经知道了自己和殷家的关系,还不如就干脆些,直接住进殷家,这样的话,万一以后殷家有什么事情,地方官员肯定得看着自己的面上照顾殷家一二。

    说实在的,这几年,萱娘估计殷家把家底都折腾得差不多了,为了修运河殷家就捐了三十万贯,萱娘成亲又花了三十万贯,阿忆成亲少一些,也有十万贯,所以,萱娘觉得也该为殷家做点什么。

    其二,她想去看看生母生活过的地方,她相信这也是凌远霄的愿望。

    于是,李锦拒绝了节度使和地方官员的邀请,直接带人住进殷家,殷老爷子和殷之緐兄弟两个喜的不知该说啥好,这下整个姑苏以后还有谁敢小瞧他们殷家?

    凌萱上一世虽然没来过苏州,但是从电视电影看过不少苏州的画面,故而当她站在苏州的石拱桥上,看着眼前貌似熟悉的河流和河流两岸的民居时,她的嘴巴张大了。

    城还是这城,水还是这水,就连两边的房子和河里的小船都似乎跟后世看到的一模一样,苏州城穿越了千年的时光,竟然没有更换容颜!

    “怎么了?”李锦看着惊讶的萱娘问。

    “没什么,你说有什么是千年不变的?”

    李锦还真一下问住了。

    刚要拉着萱娘细问,便到了殷家门口。

    殷家早先一直是姑苏的巨富,故而占据了姑苏城里最繁华的阊门半条街。大门前有一块影壁,这点跟长安城里不一样,长安城里的影壁是进了大门才有。这里的影壁却是在外面,影壁和大门前有一个小小的广场,是用来停车马的。

    萱娘抬头看着大门上连个门匾都没有,便随口问了一句。

    “殷家之前只是商户,不能建门楣,如今虽然也入了士族,可是也不好题什么字,毕竟没有功名。”殷老爷子惭愧地说道。

    萱娘听了笑吟吟地看着李锦。

    李锦牵起了萱娘的手,笑道:“夫人有命,不敢不从。”

    “多谢夫君成全,妾身亲自磨墨。”

    殷老爷子这才明白,皇上是要亲自为他们殷家题写门匾了,忙跪了下去。

    “外公,你是夫人的外公,也是我的外公,如今不是在宫里,不用这么拘礼。”李锦亲自扶起了殷老爷子。

    “对对,舅舅,舅娘,赶紧带我们去住的地方,这么热的天,身上黏黏的还真难受。”萱娘笑道。

    “这孩子,说话还是这么不讲究。”凌远霄摇头笑了。

    “无妨,我喜欢就好。”李锦看着萱娘,宠溺地笑了笑。

    顾氏听了忙带着萱娘等人穿过天井进了大厅,李锦对这些庭院、天井等建筑都颇有兴趣,一路走一路问,到了第四进,里面有五六处**小巧的庭院式楼阁,顾氏忙着带人现收拾,因为殷家怎么也没有想到,皇帝会住进他们家来。

    萱娘和李锦住进了以前殷敏的绣楼,站在二楼的窗前,能清楚地看到河里的商船,店家一边摇着桨一边吆喝,家家都有**的码头,想要买什么,也吆喝一声,商船就会停靠过来,还真是一个热闹的所在。

    “喜欢吗?”李锦从后面抱住了萱娘。

    “喜欢,这里更有生活的气息。”

    “生活的气息?”李锦思考了一会,会心地笑了。

    “以后,等我们的杭儿大了,朕就把皇位让给他,然后带着你,我们四处寻找生活的气息去。”李锦把头靠在了萱娘的肩膀上,也看着外面的热闹。

    这种市井生活对他来说是新奇的,令他想起那些年陪萱娘去过的西北,正是因为有那两年的陪伴,他和萱娘才会有那种生死相随的刻骨铭心。

    “好,这是你说的。”

    萱娘转过身,在李锦的唇上点了一下,两手挂在李锦的脖子上,笑嘻嘻地说:“锦郎,在你让位之前,你必须把这长城修好了,我可不想我儿子这么辛苦。”

    在古代兵器落后的条件下,萱娘知道这长城还是很有防御作用的。

    李锦听了这话,在萱娘的脸上咬了一下,道:“你就忍心让我这么辛苦?”

    “不管你做什么,你都有我陪着,我不知道,杭儿将来也是否有这运气?”萱娘看着李锦,巧笑嫣然的。

    “夫人言之有理。”李锦一把抱起了萱娘,直接放到了绣床上。

    皇上和皇后微服来苏州住在殷家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姑苏城里城外的,很多慕名来看李锦和萱娘的人一早便站在了大门外等着,对殷家的生活带来诸多不便,除了普通的百姓,附近的官员也是络绎不绝。

    没办法,谁叫他们这么高调地住进殷家呢?

    于是,每天的上午都成了李锦会客的时间,下午,李锦一般会领着萱娘化个妆从后门偷偷上船,两人会去一些酒肆、茶楼坐坐,听一些市井新闻。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一眨眼,两人在姑苏逗留了十天,有些超出李锦的预期了。

    临走的这天,也是殷家挂匾的这一天,姑苏城里万人空巷,殷家的大门前更是围得水泄不通,辰时正,殷之毓和殷之緐兄弟两个抬着一块用红布蒙着的门匾走了出来,门口的人群一下轰动了,有人大声喊:“皇上写的是什么啊?”

    殷之毓放下牌匾,抱拳对众人说:“各位稍安勿躁,我们这就把门匾挂上。”

    殷之毓的话说完,早有人搬了梯子出来,兄弟两个抬着门匾放了上去,一时鞭炮声响起,殷之毓掀开了大红的绸子,露出了五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姑苏第一锦”。

    “姑苏第一锦?”有人大吃一惊。

    这皇上是要抬举殷家了。

    殷家人是要走鸿运了。

    “皇上呢?皇后呢?我们听说皇上皇后今天要走,特地来送送,我们想见皇上,我们也想见见皇后。”

    “就是啊,皇上和皇后都要走了,今天再不看一眼这辈子只怕都没机会了。”

    “对了,我听说皇后在长安城里为了修建运河募捐的时候,说是捐一万贯钱便能进皇宫由皇后亲自设宴招待,不如我们今天也来出点钱吧,听说圣上如今打算在辽东那边修长城,也缺银子使呢。”有人提议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