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温柔以臻 > 第117章 不是良配

第117章 不是良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温柔点了点头,虽然那镯子是顾银章给她的,但不用想,一定是顾夫人的东西,而顾夫人把镯子给了她,想必是顾家传给媳妇的祖传之物,以一辈给了顾夫人,这一辈就给了她,既是代表着证明顾太太身份的东西,结婚那天她一定会戴。
  
  顾夫人也只是交待这一句话,交待完,四个人在餐桌上又说了说六月一号的婚事,目前而言,这是顾家最大的事情了,马上快月底了,顾慕臻和温柔还没开始拍婚纱照,顾夫人就多问了一嘴。
  
  顾慕臻说:“五月中下旬去拍,我已经订好了地方,那个时候订制的婚纱套装也全部送到,刚好可以拍。”
  
  他又抬头看向顾夫人:“也有你和爸爸的。”
  
  顾夫人愣住:“还有我跟你爸爸的?”
  
  顾慕臻笑说:“嗯,那天你们也去拍个纪念照,顺便拍几张家庭合照,我也邀请了方阿姨和温总,到时候他们也会来,衣服我全部订好了,那天你们到场就可以了。”
  
  顾银章诧异挑眉:“温总也来?”
  
  顾慕臻笑说:“温柔爸爸不在了,我就只好邀请了温总来,这事儿我跟温柔商量过,她也是同意的。”
  
  温柔点头:“确实是我同意了的,我妈妈也同意了的。”
  
  顾银章便不再多说,只丢了一句:“你们想的挺周到,这样挺好。”
  
  顾夫人笑说:“那我跟你爸爸沾你们的光,也去凑凑热闹,我可是有好多年没穿过婚纱了!”
  
  顾银章扭头看她:“别在媳妇面前说这话,说的我有冷落你似的,你那衣柜里不是好多婚纱,都是以前结婚的时候订的,你想穿随时穿,我可没拦着你。若你白天不好意思穿出去,那晚上回来了在家里穿,没人说你的。”
  
  顾夫人额头抽了抽,谁会没事儿在家里穿着长长的婚纱,知道的人不得说神经病才怪了。
  
  他就听不懂她是什么意思,她要的是在家里穿婚纱吗?
  
  不解风情的老男人!
  
  顾夫人瞪他一眼:“吃你的饭。”
  
  温柔听了顾银章的话,额头也不可察觉地抽了抽,这话怎么听着很像顾慕臻说的呢,不愧是亲生的儿子。
  
  顾慕臻那天也说婚纱订的多,让她在家的时候,晚上穿给他看呢。
  
  虽然言语有些出入,但大概意思是一样的。
  
  温柔忍不住瞥头,看了顾慕臻一眼。
  
  顾慕臻大概也想起来了那天说的话,冲她不怀好意地一笑,夹了菜放她碗里,低声说:“多吃点。”
  
  早饭结束后,顾银章和顾夫人直接去了公司,顾慕臻上楼拿了昨晚写齐全的邀请函,邀请函在袋子里装着,他拎着给了温柔:“去了就让你的助理发快递寄出去。”
  
  温柔拎着,哦了一声,到了公司就叫了周助理进办公室,安排她去办这件事情。
  
  安可儿昨天的手术十分成功,就是累坏了盛文林,前一天晚上露宿,闹到一点多才睡,起来又爬山,累了一上午,回来赶到医院就赶紧准备手术,这一手术就是整整九个小时,不吃不喝,精神高度集中,等手术结束,他也没回家,一头扎进自己的休息室里,睡了。
  
  同事给他买夜宵,他也没吃,眼一闭就直接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看到盛米贝坐在他的床前看着他,他揉了揉眼睛,问她:“什么时候来的?”
  
  盛米贝说:“早来了,看你睡的香,没喊你。你既醒了就赶快洗洗吧,昨晚小陈说你没吃饭,妈妈知道你昨天又上手术台了,一早上起来给你熬了补汤,你快点起来吃。”
  
  盛文林一听是妈妈熬的汤,立马爬起来,去独立的卫生间洗了把脸,刷了刷牙,赶紧出来吃饭。
  
  盛米贝说:“你吃着吧,我去看看严寒的朋友。”
  
  盛文林狼吞虎咽地喝着鸡汤,压空没嘴巴回她,点了一下头,盛米贝便走了。
  
  vip病房里,邹严寒也醒了,他正在阳台外面接电话。
  
  蒋深在那头说:“我带安奶奶去医院了?”
  
  邹严寒问:“他情绪怎么样?”
  
  蒋深说:“挺好。”
  
  邹严寒说:“来的时候记得带两份早餐,都清淡点。”
  
  蒋深说了一声好,邹严寒将电话挂断。
  
  挂断后却没有立马进去,而是握着手机站在那里,想着昨晚夏医生说的话。夏姚说,她今天会抽空回来一趟,看一看安奶奶的情况。
  
  邹严寒喟叹一声,他还真是自己找了一个大麻烦。
  
  明明只是想享受安可儿的身体,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呢!
  
  素来最怕麻烦的邹严寒想不通怎么情况变成现今这样子了,他好像把一场情爱做成了慈善!
  
  还在阳台站着,病房的门被敲响,安可儿朝门口看去,以为是护士,结果推门进来的不是护士,又是一个她不认识的人。
  
  安可儿又往阳台望,邹严寒听到了敲门声,收起满肚子的郁闷,推开阳台的门进来。
  
  一进来就看到盛米贝,邹严寒笑着喊一声:“米贝,你怎么来了?”
  
  盛米贝说:“我来看哥哥,顺便过来看看你的朋友。”
  
  安可儿躺在床上,她伤的是右手和脸,右手昨晚做好了手术,此时整个手都用纱布在包扎着,脸上的红肿经过昨天的治疗已经消下去了,她别的地方都没事,能走能跑,左手也能正常的动作,但因为她还在挂吊水,人便躺着。
  
  见盛米贝是邹严寒的朋友,她冲她笑了笑,先说一声谢谢,又说:“我没什么大事了,手术做成功后,好好休养就好了。”
  
  盛米贝站在床沿打量她,安可儿不认识盛米贝,盛米贝也不认识安可儿,还不知道安可儿到底是邹严寒什么朋友呢。
  
  能让邹严寒如此在意的女人,想来关系并不一般。
  
  盛米贝笑说:“有我哥哥出马,手术当然会非常成功,你只管好好养着,这手一定会恢复如初!”
  
  安可儿讶了一声:“盛医生是你哥哥?”
  
  盛米贝说:“是呢!”
  
  安可儿又感激地说了一声谢谢。
  
  盛米贝坐在床沿,小声问她:“你跟严寒是什么关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